【美国名医主讲】8.冻卵,你必须知道的一些风险
上传于 2019-05-06 0 播放
所谓知之而后行,做为一项医疗方案,充分了解可能的风险并采取有效都规避措施是对自己也是对家人的负责。 美育医疗(CrazyBaby IVF)创始人 Doris Huang 与 Dr. Mary Hinckley(医学博士,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联合录制。
课程讲义

风险概述

讨论冷冻卵子的风险,我们认为必须从对将来的孩子以及冻卵者本人的健康影响两方面来,从短期和长期风险的角度分别进行分析。以下是对目前最佳已知研究的高度概要。你务必和医生进行讨论,以了解自己在这些方面是否存在高风险。


一 


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

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OHSS)是当女性在冻卵或试管婴儿疗程期间激素刺激不当,而产生的一种痛苦甚至危险的副作用。OHSS的表现症状包括疼痛、恶心、头晕、呕吐、留院观察、器官衰竭或一些更严重的症状。在所有接受试管婴儿疗程的女性中,OHSS发生率为1-10%,但在卵子捐赠者(更类似于冻卵者)中,发生率接近10-15%。

 

也就是说,的确有一些人更容易引起OHSS – 主要有年轻的女性、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患者、有OHSS病史的女性、卵泡数量异常多的女性、非裔美国人后裔等。

 

然而,OHSS的出现,势必是在过度激素刺激后,同时不恰当地“触发排卵”之后,才有可能。

 

  • 过度刺激

如果女性接受超过她卵巢所能承受的卵泡刺激素(FSH)时,则会受到了过度刺激。通常,会有迹象表明过度刺激的发生 -- 即体内生长出大量的大卵泡或雌二醇(E2)急剧升高。

 

  • 不当“触发”

在过度刺激后,还需要不恰当地“触发”排卵病人才会发生OHSS。在女性发育出足够多的大卵泡医生认为可以让这些卵子成熟并取出时,将接受“触发”注射。如果不进行“触发”注射,那么OHSS是完全不会发生的,但这也意味着试管婴儿/冻卵疗程被终止。

 

虽然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是最有效且可靠的“触发”药物,但它在女性体内停留时间长达10天,且大概率可能引发OHSS。取代hCG的另一种“触发”方法是使用“促性腺集素释放激素(GNRH)激动剂”触发药物,也就是利普安(Lupron)。正如以下三份关于卵子捐献者的研究所示,当给予她们hCG或GnRH激动剂(Lupron)作为触发药物时,使用GnRH激动剂(Lupron)的患者OHSS的发生率几乎为零。

对于可能出现OHSS风险的女性,使用GnRH激动剂触发药物(如Lupron)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然而,有些女性对GnRH激动剂反应不佳,她们可能仍然需要使用hCG作为触发药物(也许可以考虑用较低剂量的hCG)。

 

常年节育、月经不规律的女性对Lupron等hCG替代品的反应往往较差。这是因为GnRH激动剂,比如Lurpon,并不直接作用于卵巢,而是通过向脑垂体发送信号以产生促黄体生成素(LH)。对一些人来说,Lupron产生的信号太微弱,无法刺激促黄体生成素生成,而促黄体生成素是促进卵子成熟所必需的。

 

有鉴于此,有些医生不喜欢使用像Lupron这样的GnRH激动剂来代替hCG作为触发药物。必须强调的是,你必须在疗程伊始就与医生讨论这个话题,因为你对触发药物的选择会影响整个治疗方案。


乳腺癌

大多数生育疗程都会刺激卵巢,从而导致雌激素的激增,而雌激素的升高与乳腺癌风险相关。目前医学上还不清楚服用生育药物,特别是促性腺激素对女性患上乳腺癌的风险有何影响。


目前针对冻卵者的相关研究数据匮乏,但我们很欣慰的看到卵子捐赠者或接受试管婴儿疗程的女性的研究数据以做参考。

卵巢癌

生育药物对冻卵者在卵巢癌方面的影响,较容易找到线索。 Sutcliffe 在2014年分析了大量的英国普通人群样本后指出,非因女性不孕不育问题而接受试管婴儿的女性(与冻卵者情况相似)患卵巢癌的相对风险并不比未接受试管婴儿的类似女性高。

冻卵知多少
返回视频课程列表